03-第一次(前戏H)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林一棋听着眼前女人挑逗的话语,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,红着脸点了点头,凑近了一些:“嗯,我想要姐姐喂我喝。”
  少年的薄荷清香忽然靠近,惹得陈眠的耳廓也逐渐染上了一层粉色,她觉得周围的温度似乎都升高了不少。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陈眠端起红酒,抿了一口,随后站起身来,跨坐在了林一棋腿上,紧绷的A字裙也顺势滑了上去,皱在了腰间,隐隐约约露出黑色的内裤和雪白的臀肉。她撑在林一棋的肩膀上,将他顺势推倒在沙发上,吻了上去。
  有别于之前在练舞室的浅尝辄止,这一次陈眠伸出了舌头,撬开林一棋的牙齿,津液混杂着红酒一起涌入了两人的口腔,酒气弥漫中,她捕捉到了林一棋的舌头,稍加舔舐,便得到了他青涩而又笨拙的回应。
  呼吸焦灼,陈眠的身体愈发地滚烫起来,仅仅是唇齿间的搅动,她便感受到自己的身下已经开始湿润了,未被开启的花蕊正一点点地吐出晶莹的露珠,轻轻扭动着腰肢,不由得感叹原主的身体真是独守空房太久,太敏感了。
  当然,动情的不止陈眠一人,林一棋此时正头脑发蒙,贪婪地吮吸着姐姐喂给他的红酒和姐姐的诱人红唇,双手有些不知道该放在哪里,只得撑在沙发上,指尖有些用力的发白。胯下的帐篷早已高高撑起,顶在陈眠的股间,随着陈眠的扭动,他的唇间也溢出了几声弱不可闻的闷哼。
  “唔。”
  一声娇喘,陈眠抬起头来,两人的唇齿分离,竟还带出了一丝津液,看得林一棋的脸又红了几分。
  “对不起,姐姐,我刚刚磕到你了……”
  陈眠带着一丝明知故问的意味,搂上林一棋的脖子,凑近他的耳朵:“第一次?”
  女人的气息扑进林一棋的耳朵,传来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回答:“嗯。”
  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,陈眠张开贝齿,开始轻咬林一棋的耳垂,含糊着说道:“好巧,我也是。”她的手也开始解起林一棋的衬衫扣子,向这具早已滚烫的身体摸去。
  林一棋听到了女人含糊地表示她也是第一次,眨了眨好看、但此时已经泛上雾气的大眼睛,愣怔了一秒,嘴角却已经抑制不住地扬了起来,他甚至觉得胯下早已支起的帐篷又长高了几分,原来,老板姐姐也是第一次……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舞,他松开了撑着沙发的双手,两人的身体一下没了支撑,直往沙发里陷进去。
  林一棋揽住了陈眠,将她的腰往自己这儿带了一带,开始伸手解她的纽扣,边解边同样凑近她的耳朵:“那我也来帮姐姐脱~”
  林一棋的手掌宽大修长,一只手解着,一只手已经迫不及待地从衬衫下摆滑了进去,握住了陈眠胸前的柔软,本能地挤压搓揉,无意识地扫过那早已挺立的蓓蕾,引得陈眠身子一软,便靠上了林一棋的胸膛。
  “姐姐的胸好大,我一只手都握不住呢。”
  “姐姐的乳头好硬啊。”
  “姐姐,我按得舒不舒服?”
  荤话开始接连从林一棋的嘴中冒出。
  陈眠心中暗骂臭小子知道自己是第一次后得寸进尺,身体却诚实地做出了反应,内裤此时早已完全湿透,甚至都有些水液流出去沾湿了林一棋的裤子,口中也无法抑制地呻吟出声,引得林一棋的话越发下流。
  “姐姐流了好多水啊,把我的裤子都弄湿了。”
  “姐姐真的是第一次吗?姐姐的身体好色啊。”
  林一棋此时涨得难受,他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脱裤子,可能就要崩开了,但还是低下头,埋在陈眠的胸前,舔舐着她颤抖着的乳尖,时而轻咬几下,听得陈眠的轻叫,才罢休,闷闷地问着:“姐姐,我好难受,姐姐帮我一下好不好?”
  陈眠看着胸前的林小狗,暗道:呜发情小林也太诱人了,原主到底是怎么忍住的?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她应了一声,伸手摸向林一棋的腰间,解开了皮带,将裤子褪了下去。期间由于林一棋的物什涨得过于大了,她用力拉了拉裤腿,惹得林一棋又闷哼了几声。
  牛仔裤褪下,林一棋双腿间鼓鼓囊囊的一包愈发地显眼了,肉眼可见地,棉质的内裤已经渗了一块深色的印记,陈眠依旧跨坐在林一棋腿上,伸手按了按那块湿润,调笑着:“还说我呢,你不也湿了一大片了?”
  被陈眠按得微颤的林一棋眸色一暗,咬了咬嘴唇,抓住了她的手放在腿间开始搓揉起来,声音有些哑:“那姐姐帮我好好揉揉。”
  陈眠凑上前去,再次吻住了林一棋那张不停说着骚话的嘴巴,唇齿交融,她的手也没停下,将林一棋的性器从内裤中解放了出来,“啪”的一声,打在了他的小腹上,饶是不去看,也能够想象到是多么地壮观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